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对于乌镇互联网医院我们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看力

IT
来源: 作者: 2019-02-22 14:40:32

虽然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大会已经结束,这家因乌镇而生的乌镇互联医院才诞生不到两周的时间,它的影响力却将在未来的移动医疗乃至整个医疗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

乌镇互联医院突破了医生多点执业注册到互联医院、电子处方的流转、诊疗费自由定价等多方面的限制,未来将打造一个可以连接全国医生和患者的虚拟医院。

2015年12月7日乌镇互联医院正式成立,成为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络医院;12月10日,乌镇互联医院产生第一张电子处方;12月12日,乌镇互联医院的药品由国药完成第一单的配送。从最初的络问诊,医生开出医嘱,医生开出首张电子处方,患者付费,电子处方审核后由国药进行药品的配送,整个就诊完成了闭环。

乌镇互联医院的首个完整就医流程的完成意义重大,但是其实,这实际上并没有多复杂,然而神密感却处处受到束缚。

束缚一,络问诊还是明文规定禁止的。说到底互联医院进行的就是远程问诊,

对于乌镇互联网医院我们该以怎样的态度去看力

然而,卫生部明文规定的远程医疗行为,是指发生在医生与医生之间的一种医疗咨询行为。

2014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了《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其中明确指出,“远程医疗服务是一方医疗机构邀请其他的医疗机构运用通讯、计算机及络技术,为本医疗机构诊疗患者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另外,还明确规定“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是人都有感情远程医疗服务”。这里的远程问诊指的是有优质医疗资源的大型医院向偏远地区的资源匮乏的医院间通过互联以视频的方式提供医疗帮扶服务。

在2015年4月1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例行发布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副司长、发言人宋树立对远程医疗进行了解读,他指出,互联上其他一些涉及医学诊断治疗是不允许开展的,可以做健康方面的咨询,但是不能开展诊治工作。医疗行业与其他行业确实不同,没有病例、数据、没有直接面对面的观察,而只通过文字的咨询以及发几张图片给医生,就能够进行疾病诊断,并且开出药方,然后付费买药,完成就诊过程,其间存在的危机确实不小。

关于黄女士与王建安院长进行的问诊其实不是首诊,而是复诊,因为黄女士一直以来就是王院长的患者,黄女士两年前因急性心肌梗死在浙医二院做了手术,康复后一直需要定期地复诊、服药。而这一次通过乌镇互联医院进行的络问诊,其实是在之前的手术、多次的复诊、丰富的数据下的又一次复诊而已。所以,其实我们不要对通过互联进行问诊太过兴奋,甚至以为马上就可以足不出户就可以看病,送药上门。互联医院对于初诊病人的作用是预约挂号和预诊,提高患者和医生的匹配度,提高原本就紧张的医疗资源效率,同时也提高患者的就诊体验;对于复诊病人,由于有过诊断、数据、信息,针对某些疾病的后期诊疗就可以直接在上进行。

束缚二、医药没有分开、处方药不允许售。处方药的市场规模很大,在2014年1.5万亿的医药市场中,非处方药市场为1783亿元,而处方药占据了大部分。医疗机构存在的最大什么也抓不住;什么都想得到问题大概就是以药养医,医生的服务性收费不高,靠的是药品收入的补贴。医药分开真正要做到的是医生专注医疗服务,通过医疗服务来获得收入,斩断药品背后的利益。

2014年5月2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起草了《互联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落地。

2015年9月,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回应商务部如何看待医药电商跨界融合时表示,商务部将积极配合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计委等部门,促进医药、医疗和处方信息与药品零售企业的共享。业内人士认为,这将是处方药售迈出的关键一步。不少人以药品的安全为由反对处方药的售,然而,乌镇互联医院自开张以来已经完成了第一单药品配送,这其实跟电商的模式没有多大的区别。其实现在大多数的上药店已经在为处方药的售而做准备。虽然,政策明文规定处方药不允许通过互联进行销售,但是很多上药店已经在展示处方药的信息,把消费者导流到其线下的实体药店,当然其中也不乏已经违规销售的商家。

既然二孩政策都在人们意料之外的情况下放开了,随着处方的流转,处方药的售政策是否会落地呢?药品由于自身的特殊属性以及消费者的用药习惯与一般的商品存在很大的区别,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药品售的阻碍,其实大部分的药品是可以通过普通物流的方式来配送的。

那乌镇互联医院对谁来说是好消息?对春雨医生、好大夫、平安好医生等络轻问诊工具或许是个好消息。他们是否也可以像挂号一样,让其平台上的医生以自由执业的方式注册到他们线下的某个医院呢?如果也能够获得挂号一样的政策的支持,其实这样做是不存在问题。毕竟,这些络问诊平台的在消费者和医生心目中的有一定的知名度,使用量也不小。但是互联是无边界的,我们需要像不同电商平台一样多的互联医院吗?移动医疗作家刘谦指出,互联医院“更像是电商里的淘宝、京东或坐车用的Uber、滴滴,强者恒强”,另外,由于政策的限制以及医疗资源的紧缺,也不太可能出现其他类似的互联医院。

对于互联医院我们不该采取拒绝的态度,而应该以乐观的心态来看待新鲜事物,就如同看待电商一样。当我们为今年天猫双11的912亿元成交额而惊叹时,是否该回想一下十多年前人们是怎么不看好电商的状况呢?一个新的事物出来总是要与人们旧有观念不同的,如果这个新鲜事物是人人都看得懂、接受得了的,那这叫什么创新呢?

另外,对移动医疗的难处,还应该跳出医疗圈子去看待,而不是站在医疗圈子里。这个闭环其实很简单,并没有多复杂。但是医疗从业者却觉得处处是问题,每个环节都存在着限制,存在着不安全因素,导致不敢放开想象,说到底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站在圈子里会给人带来束缚。专家们总会说售处方药在技术、监管和人员配备上都不达标,条件还尚未成熟。对于新的事物,人们总是趋向于保守,就如马云近日在乌镇互联大会上所说,20年以前互联刚刚进入中国,“在北京参加过一个研讨会,讨论互联是否需要管理和治理,那时候是1994年年底,1995年年初,我说互联还没进中国,就诞生了一批专家对未来要进行管理。”但是专家担心的事情后来都没有发生,而没担心的问题却都发生了。移动医疗行业会不会也是这样呢?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警察制服肩章报价
停车场护栏
消防证代办报价

相关推荐